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游戏

癌之殇(八)

时间:2019-08-04
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时间像是位参加竞走比赛的飞毛腿,转眼不见了踪影。忙忙碌碌中,一个暑假很快结束了。

  做老师的应该知道,新学期开启,事情总是特别多,我和老哥不得不返回各自的工作岗位。

 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我坐上了南下的火车。因为父亲依然没有查出病因。

  忠孝不能两全啊!平生第一次,我对定居他乡有了懊悔的感觉。

  这时候,多点兄弟姐妹的好处充分展现了出来。

  老姐放下手头的生意,开始长期驻守在蚌埠。有护工帮忙,她自信能够把父母同时治病这件事纳入正常运转的轨道。

  事实证明,她的确做到了。

  那段时间,我每天和老姐通电话,时时关注着父母的病情。母亲放疗挺顺利,父亲也开始有了好转:他可以吃东西了,他可以下床走路了,他终于可以出院了......

  听着不断传来的好消息,我的心得到了一丝安慰。

  国庆假期一到,我归心似箭,立马打点行装,赶回蚌埠。

  推开租住公寓的大门,看见父亲正笨拙地自己穿戴颈椎治疗的背心。上次离开时他连抬头都觉得困难,没想到短短一个月,他已经可以照顾自己了。

  老天有眼!

  父亲的病,来的莫名其妙,去的也糊里糊涂。医院开始说父亲微量元素极度缺乏,后来又说有颈椎病,最后怎么治好的,似乎也没有严密的结论。我觉得,他老人家的病,应该跟母亲这次癌症复发关系很大。

  母亲的病,是父亲的心病。他们携手相伴了几十年,父亲实在害怕失去母亲后的独自生活。

  国庆七天,我重新感受到了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的快乐。天好的日子,推母亲去外面走走。吃过晚饭,拉着父亲去小花园散步。这种久违了的幸福感,现在想来依然觉得无比温馨。

  然而......

  想着母亲未完成的化疗,我的心中还是无法彻底放松。

  医院本来安排母亲放化疗穿插着进行,但是第一次化疗后,母亲的白细胞骤然降到了非常可怕的地步,医院立即停止化疗,单独进行放疗一项。

  一个月过后,放疗有了效果,母亲可以扶着墙慢慢走路了。

  有时候,她站在窗边,视线穿过防洪大坝,落到淮河上星星点点的大小船只上,神情总是充满了渴望。

  我安慰母亲,“等你好了,咱们一起出去旅游吧!”

  母亲笑着点点头,我的心中也泛出欢喜。

  欢喜之余,想到母亲的化疗没有做完,心中又觉得惴惴不安。

  按照医院的安排,重新化疗要等待母亲身体基本恢复,这种等待意味着什么呢?

  但是我们别无他法,只有等待......

  短假过后,我重新回到工作岗位。有一天,母亲突然打电话给我,

  “孩子,等下我们要去上海了,你哥说还是在那里化疗比较放心。”母亲苍老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。

  “啊?不是安排在蚌埠化吗?”我吃了一惊。

  “你哥坚持去上海,那边的水平到底高些。”

  “好的,你们路上小心,我马上也过去。”

  挂上电话,我匆匆拎起背包,迅速向车站赶去。我要赶在他们到达之前安排好宾馆,同时也正好看看日思夜想的母亲。

  我们兄妹仨,哥哥是最忠厚老实的那个,他平时话语不多,看不出有多么能干。但是自从母亲生病后,哥哥迅速变得成熟起来,连嫂子都感叹,“咱妈这次生病,你哥终于长大了。”

  唉!

  上海的X医生帮母亲再次进行检查,最后决定根据母亲的身体状况,减少化疗的用药量。本该一次进行的化疗分好几次进行,时间是每周一次。

  第一次化疗下来,母亲感觉效果非常不错,然而进行了四次以后,母亲的身体又出现了问题。

  医生只好再次停止化疗......

  这样一来二去,转眼就到了腊月。母亲坚持不愿意在外地过年,老哥只得把她和父亲一起接回老家。

  老家的医院对母亲的病根本束手无策,所有医生似乎对母亲都有了放弃的打算:手术和化疗都无法进行,西医就这点招数,他们已经全部用完了。

  怎么办呢?

  我们家重新又笼罩在阴云之下……

  • 友情链接:
  • e世博备用 版权所有© www.glmba.com 技术支持:e世博备用| 网站地图